0

红尘里,阴雨中的多肉戏台


  本文为轻衣在木果多肉屋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原文标题红尘里,阴雨中的多肉戏台。美肉常可见,有趣人难遇。且听老戏骨轻衣给大家唱一出多肉戏,好戏应慢品。

  
  (且容我着装。)
  呔!
  话说这尘世,百态乍现,万象已成。说到底,不过都是些:熙熙为名来,攘攘奔禄去。忙,忙,忙!
  累不累?你不累,我累!
  然而,这红尘,雾霾四处,早没了清净地儿,修不了仙,得不了道,成不了佛。生活要继续,那就飘着吧。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面对这绵绵阴雨,怒不得,骂不得,争不得,一不留神喷杀你。寻一处偏僻处吧,栽种些多肉植物。
  贫居闹市无人问,捡片多肉当修身。
  一个字--玩;两个字--开心,三个字--瞎开心!

  一是一乎二是二?
  有好事者,去同胞手足间吧唧:多肉,是有钱人玩的东西。
  切,腌臜跳梁物,也来说是非。
  别来和我谈高低贵贱、贫富美丑,更别来和我论公道。虽说是花有百样,人分九等,却凭了啥该你高人一等?凭你巧舌如簧?凭你交游四方?
  殊不知,多肉们懒得睬你,各自慢慢生长。
  (来吧,出场!)
  呦呦麋鹿,
  叽叽咕咕;
  东倒西歪,
  迷迷糊糊。

  孔雀西北向,
  望我旧时房,
  我未长成君已去,
  佛手所指是彷徨。
  老父啊,可还记得孩儿模样?

  所谓伊人,
  寄居东篱,
  风霜无言,
  骄阳无语。

  三非三也四时凉;
  勤梳洗,漫着装,
  卅年风霜难思量;
  有梦无梦数夜雨,
  点点滴滴是悲凉。

  丽娜莲(一个月对比)


  半球星乙女

  红稚莲(一个月前)

  (一个月后)绿稚莲

  佛珠(爆盆,一变俩)

  五六七八九十株,
  光阴逝,韵华覆,
  翻检旧事细缝补,
  且把红妆深深藏,
  百家巷里十里铺。

  株株多肉笑岐黄。
  三生三世,何人彷徨?
  青梅竹马,十年同窗。
  半世风雨同舟济,
  白发携手话斜阳。
  “想养出豪放的多肉,就得换大盆,让它野蛮生长。”
  这也懂?
  “没帮你伺弄过花草,以为我这农艺白学?”
  可是,大盆好贵......
  “一个一个慢慢买,只要记得治病,只要身体健康。”
  古人云:“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有这一二如意,今生足矣!
  有夫如此,何愁不长肉,何愁多肉不满堂?


  要严谨?送你个之乎者也五六七。爱浪漫?着上个冠冕堂皇半面妆。
  呔呔啼呔,呔呔啼呔,呔呔啼呔啼呔啼呔...呛!
  收场!

  师傅,师傅,等等我.....

★微信搜索公众号 木果多肉屋,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