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断舍离

本文为轻衣在木果多肉屋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养护地点:四川盆地

养护环境:寄养,露养、半露养混合散打。

不好意思啊,别人投稿,都是养肉经历,或者展示美肉,我却只能唠叨,大家就当我给自己减压,多多包涵哈。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特意去寄养多肉的地方,拍了所有多肉的照片,大家将就看看。

初恋,一个小砍头带大的大老桩。

又是一夜无眠!

这样的夜晚,近几年发生了很多次。但相对于二十多年前来说,那是好太多太多。

此次说小点,也许往后我将不再养多肉。说大点,也许我将真正学会断舍离。

这是近些年热门但又敏感的话题——抑郁症。不过,二十多年以前,好像没有这一称呼,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那时候,对这一类的人和事,不过是:脾气怪、心眼小、心理阴暗、疯扯扯、不可理喻……一类的词汇就盖棺定论了。那年代没有现在这样丰富多样化的媒体、网络,也没有如今的医疗条件,许多身边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在那些定论中悄悄离开,比如那两个花样年华的高年级学霸姐姐,比如那个为了抚养儿女改嫁却落得女儿羊落虎口的疯子妈妈……比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都走得悄无声息。

“用一生治愈童年”,有人用这句话描述很多与我有类似经历的人。其实啊,岂只是治愈童年,还有青年、中年……那些个随时随地的遍体鳞伤。

那些年在高原,无论条件怎么艰苦,一直都养了些花草。在一天三顿镇静药仍无数次疯狂自残乃至于自杀后,看着那些在熬过一个个严寒尔后灿烂的花草,突然大彻大悟、不药而愈:既然死都不怕,怎能怕了活着?既然老天不收,那就是命不该绝,那就好好活着吧。

之后的岁月平淡无奇,无论爱不爱我的亲人们都各奔前程,离得远了,联系不多,一年半载或者两三年一面,倒是各自安好。那算是我目前人生中最幸福的光阴吧?我以为我能如此幸福到老,然而我错了:

四年前,我因病离开了高原,暂住在一位亲人家,短短四个月时间,让我再次跌入人生谜谷,又开始犯迷糊:为啥待谁越亲,谁伤你越深?其实,有些原罪一直都有影子,一直都如影相随。

也许真是命硬,恰逢此时遇见多肉。多肉植物,多么美好的事物啊,即便是各种灾难,只要还有一片叶,只要你付出心血,它总能给你带来慰藉,带来笑靥。无论多烦躁不安,总会在打理一片片枯叶、吹去一点点尘埃的同时,安静下来。

为了节约些钱财补贴那些填不满的欲望,买来叶片叶插,一点点带大。在垃圾桶里捡来洗脚盆、油罐、别人遗弃的多肉架等等一切可以用的东西,拖着病体打理出一位亲人荒废的院落寄养。在这些叶插苗、木果多肉屋的黑幕多肉以及作者群友赠送的多肉们陪伴下,即便是遇到无数道德绑架、亲情绑架以及家人、自身疾病等等,总能幸福与苦难参半的度过。

然而,从今往后,我有一片美好无法安放:我得告别那些多肉了。朋友们出了不少主意:找多肉大棚主或者本地肉友寄养、送给亲人(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多肉)或者干脆换房……有人说“钱能解决的事都不是事”,可是,没有可是……

彻夜不眠,想出来一个自我安慰的办法:要不试试自己搬些出去卖给对面中学校的孩子们吧?如果真有人买,孩子们一片真纯,想必也会努力善待它们。即便是有啥意外,只要不是恶意,它们也算得了善终。而且,多少也能变些成本出来,最后填补一次那些命里有的无的。

每颗多肉都有它们各自的故事,就像你我各自的人生,各自成书,尔后各自用余生的脚步去翻阅。

就到这里吧。

学会断舍离,即便心田熬不过苍桑渐渐荒芜,也要努力让它有一束花开。守得花开见月明,一如当年的初恋。

★微信搜索公众号 木果多肉屋,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