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冻死没

本文为水木在木果多肉屋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坐标:山东莒县

过冬,对北方肉友来说,一个不留神就可能跟南方肉友度夏一样惨烈。

对于我来说,过冬是一个每年小心求证 胆子越来越肥 的过程。

感谢互联网记忆,让我找到了我是如何每年在嚣张的路上越走越远的。

我是14年被同事的一颗观音莲带进坑的。

当时的养护环境——室内,电视机柜,一枝独秀,还派条恶犬守护着。

2014年12月29日

从下图那依稀可辨的豆芽菜可以看出,14年冬天过的毫无冻伤压力,就是徒的要死。

从下图还可以看出,那时候养啥啥不行,杀手第一名。

2015年2月

忘了何时在集市上买了一棵白牡丹和一棵千佛手,只找到一张初来时的照片。(文末还会提到它们)

2016年4月

直到16年底,心头好还是长寿花,最优秀的还是碰碰香,并没有其他多肉身影,因为太少太丑,根本抢不到C位。

2016年底

先放一张图在这里,方便后面描述。注意玻璃房里分了a,b,c,d等区域。

(我明明记得在电脑上画的颜色挺好看的,到手机上咋这损色儿。)

16年底都没几盆多肉,17年却要为过冬的地方发愁了。

17年到底发生了啥呢?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我17年知道了木果多肉屋,还投了稿,还进了群,然后就在一帮子肉友的熏蒸下,在买买买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进坑。(咳,可以说我这几年为多肉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联萌大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时候是规模的第一次扩张,还整了花架,生怕多肉有个闪失。

知道了放在屋里徒成狗,又学到了多肉怕冻伤。于是放在了屋子和院子的夹道里,徒成小狗。

2017年12月,注意最左下方的千佛手。

又过了一年,规模又一波扩张,夹道里有点放不下了,于是猜测放在与夹道只有一玻璃之隔的一楼院子里,应该没事吧?

果然没事。但还是有点徒成小奶狗。(话说狗到底得罪谁了,为啥不说徒成长颈鹿。)

2018年12月

买的花架放不下了,又加了个桌面。

一楼院子上面还有建筑物,到底是采光不好。

又加上大家都说19年是暖冬,于是壮了壮胆子,把花架挪到了二楼玻璃房。

那年最低零下八度,心情着实忐忑了一番,一楼的暖气余温从一楼院子蒸上来一丢丢,玻璃房里竟然不结冰,多肉就这么放着安然过了一冬。

2019年12月

都说今年是寒冬,但是有了去年安然过冬的经历,总想着应该问题不大。

2020年11月

但毕竟比去年低好几度,总得象征性的做点什么吧。

2020年12月29日,前面图示标注的a区

婆婆赞助了一张82年的床单。遮住了重点花架的大部分。

在规模继续扩张下,桌子面也满了。

位于前面图示的c区

公公赞助了一块加绒的软布,盖着刚好。

下雪的那天晚上盖好,第二天一早起来查看。

2020年12月30日

房顶有积雪。

玻璃有窗花。

四下有寒夜。

早晨六点半,乌漆嘛黑一片,从a区花架底下抽出废弃的泡沫箱,里面的水还是液体。浊水荡漾,心绪安稳。

轻轻掀起盖头来,看了看是否各自安好。

床单盖住和盖不住的都未损伤。

软布因为结了霜而生硬,但底下的花没事。

看完又悄悄盖上。

据说法师和熊怕冻,收进了二楼无供暖的室内。前面图里的e区。但我特地留了两盆在外面,总想着万一没事,后面也就不用每天那么麻烦了。

e区的正下方,17年过冬的夹道,早已被绿植占据。

这是前面图片的b区,因为是一些大桩普货,觉得它们抵抗力强,毫无遮挡。

这是前面图里的d区,因为是一些颜值欠佳的小苗,毫无遮挡。

两盆结婚那年一个叶子叶插来的玉树,靠近一楼院子采光口,首先接受一楼的余温,毫无遮挡。

到了七点多,因为床单不够大而毫无遮挡却又远离玻璃墙的晚霞迎来了第一缕曙光。

宣布寒潮第一夜,安然度过。

今年再冷也不过如此,后面是不是意味着在玻璃房里就没问题了呢?

第二早再看时,时间比第一天晚一个小时,外面比昨天还低一度。

2020年12月31日。

无遮挡的d区算是冻伤了一少半。

d区是离一楼暖气室最远,与外界只有一玻璃之隔的地方。

a区花架下的泡沫箱没有结冰,于是在d区泡沫箱里倒了点水,结冰。

火祭半透明而生硬。

京之华出现麻点状冻伤。

两个留在外面实验的法师,冻伤了靠玻璃比较近的一盆。位置差之毫厘,命运谬以千里。

入坑时集市上买的千佛手,养了好几年,分了两大盆,皆呈冰棱状,碰之有冰碴碎裂声。

b区无遮挡老桩,冻透了一盆离玻璃最近的红梅。跟它紧挨着的冬美人没事。

下雪不冷化雪冷,想了想头一天早上查看,也许只是刚降温,还没来得及冻伤。

出现冻伤不能立刻拿到温暖地方,所以把它们都搬到了e区,没有供暖的室内,与法师们呆在一起。剩下的,听天由命,各凭造化。至于生死,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把它们冻伤,没有实操经验,等明年再下结论。

好吧,新的一年已经到了。

2021.01.02

法师还在原地,只不过每天晚上给亲手披上我的外套。冻伤的麻点竟奇迹般复原了。

搬到无供暖的室内(正下方室内有供暖),在e区疗伤的红梅和千佛手也有恢复迹象。

火祭也进e区疗伤了,由于伤势较重,没疗回来,但貌似也没死透。

可见出现轻微冻伤,不要慌,在缓慢保温下,兴许还能抢救一下。

像长寿花这种伤势,就给它安乐死好了。

长寿花跟上面那些本来都在d区,那些冻伤时它还没有冻伤,今天温度比之前高,咋忽然挂的稀碎呢?

我大意了。

我玻璃房里的水雾遇到冷玻璃,凝结成水滴,刚好滴进长寿花的泡沫箱里。有水导致冻死。

盖了床单的a区,依然如常。

盖了绒布的c区,安然无恙。

那棵入坑时与千佛手一起买的白牡丹,子孙满堂。

★微信搜索公众号 木果多肉屋,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