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奥克兰的美肉和养肉心经


  本文为小包子在木果多肉屋的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木果多肉屋。原文标题:时光清浅,许你晴天
  好激动,第一次有外国友人投稿,文字萌萌的,看来全世界都在种多肉,此言不虚。作者不仅分享了她的多肉美照,同时也很诚恳的分享了她的一些养护心得,这些经验,不管是南半球,还是北半球,都是通用的。

  本文讲述了我在南半球奥克兰养肉的经历,累积的关于多肉种植的经验心得,和与肉肉之间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还有肉肉美照以及对比照。
  引子: 2015年4月1日,愚人节,我爱上了一头熊。那是朋友在圈里秀她家的肉,我才发现居然有这么一群萌物的存在,尤其是那盆熊童子,看到的一瞬,就电光火石般的喜欢上了,其实以后养肉的日子里,我才慢慢发现,与任何事物的相遇,都不是偶然,我骨子里就是热爱植物,热爱肉肉的。坐标新西兰奥克兰,南半球的我们,季节与国内正好相反,这点必须提前说明,否则一会大侃诸如“6月准备入冬”之类的话,肉友会觉得这孩子肉养的不错,就是有点傻。且说到我被那头熊给拖下了抗,于是各种渠道研究肉,买肉,买盆,买土。APP自然不能少,木果多肉屋就是第一个。(联萌大叔语:好惭愧,木果多肉屋APP现在已经下线了,请大家先不要搜索下载,过段时间恢复后我会轮番轰炸的提醒你们下载。)
  当初的那种心情就像是一位新妈妈,急于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孩子。奥克兰冬季多雨,阴冷,有时候半夜被雨声吵醒,都要去凉台上看看肉。初期大量的关于肉的词汇卡在脑子里,黑腐,化水,控水,出状态,虐,根粉蚧,还有各科各属的拉丁名字,有些音译过来的奇奇怪怪的肉名字就更不用说了,遇到问题不知道该拎出哪一条来对应。反正,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坑里打着滚,从一株只有四瓣叶子的小熊,到现在家里养着五头粗壮的熊;从只能说出几盆肉的名字,到家里的100多种肉都能逐一说出科属名。我在肉坑里是个新手,因为这种庞大的植物有上万个品种,每一次的接触都会有新的认识和惊喜;我在肉坑里是个老手,因为要知道你称一个那么爱自己孩子的妈妈为新手,她会不高兴哒。
  既然故事是从一盆熊开始,那么我们就先来看看这家伙。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熊童子(Ladismithiensis,"bear’s paw”,景天科银波锦属)
  新西兰不比国内,要得到一只熊,是要下上一番功夫的。我的第一盆熊是从奥克兰一个养肉多年的女孩手里买到的。熊发根缓慢,生长缓慢,叶插成功率几乎为零,有一股子熊孩子不紧不慢的倔强和萌憨,关键是它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多萌。女孩手里也只有这一盆发好了根的傻熊,我记得那天还下着雨,我就冲出去把熊孩子捧回来了,下面看看它的样子吧。

  小小的只有四瓣叶子,脆弱的让人心疼。我送给它的房子是个熊头,那时真的是连摸都不敢摸,觉得它好脆弱。那阵子,下班回来就要捧着看一会,再念一会咒语,希望它快点长大。熊真的是长的很慢,但你如果精心照料,它就会一步一个脚印,一瓣一个熊掌的回馈你。现在来看看我的第一盆熊的现在的萌照吧。

  我养熊的经验是,遮雨露养,光怎么猛怎么给。完全露养,会引起叶片的灼伤,是不可逆的,同理浇水自然也要注意。至于光嘛,啊哈哈哈哈,说到这里让我叉腰笑一会。众萌友周知,让肉出状态的是紫外线,而新西兰强烈的紫外线是有名的,这里的臭氧层据说也比地球的其他地方相对稀薄,再加上干干净净的空气,肉肉们对阳光,对紫外线的需求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据说新西兰臭氧层稀薄是因为这里的牛放的屁里含有某种物质,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不信?看看我家熊爪爪就知道了。
  再放另一盆带了很久的稍大一点的熊。今年最开心的事就是我最喜欢的小熊和圣园开花啦!


  再看一下小白熊小时候青涩的模样,再看看现在。不过带锦的熊长得可真慢,多肉植物中带锦的普遍生长缓慢,因为自然的锦,是植物DNA突变的结果,这也许是原因之一。


  来个华丽丽的熊童子们合影吧

  熊孩子们,期盼你们变成熊树的那一天。P.S.我从来没有剪过枝尝试扦插,四盆熊+一盆锦都是慢慢淘来的,原因么,相信你们是懂的。对了,关于水,我是不太主张控水,过分的控水会让熊掌不饱满,我是一周浇一次,浇透则止,不小心给了大水,就要注意通风。浇水是门大学问,不可生搬硬套,每个地域都有不同的气候特征,而且还要相对考虑盆器的质地和大小(这个在下面会陆续说明,我是吃过亏的)。唯一的途径,就是去学习和挖掘每一种肉的特点和习性,再结合客观条件去摸索。网上流传的干透浇头,不是没有道理,我认为是一种“放之肉海皆可用”而非“放之肉海皆准”的做法,如果一味的秉承这种给水方法,它只会让你的肉维持一种状态,你的肉不会挂掉,但也很难呈现出这颗肉最美好的状态。提到了气候,奥克兰在气候上我认为对于养肉来说是得天独厚的(啊哈哈哈,再叉腰笑会),夏季最热27,8度,冬天最冷5,6度,而且不会闷热,一年四季凉风习习,所以,这片土地上养不好肉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青锁龙
  景天青锁龙属的东西吧,美的是美的妖妖娆娆,丑的是丑的凄凄惨惨,有些长得亭亭玉立,有些长得鬼斧神工。有时,我怀疑这都是一家子嘛。总的来说都是细细,长长,串串,叠叠的。逛肉铺,偶尔看到一盆长相与我审美隔了太多条街的不明物,我都在心里嘀咕“八成是青锁龙家的哪个亲戚”。我个人有点外貌协会,自然是条卖相好的下手,再加上新西兰肉种有限,我目前只收了八条龙,若歌诗,钱串,十字星锦,星王子,小米星,火祭,玉稚儿,黄金花月。钱串和十字星锦带了快一年了,黄金花月是自家院里本来就有的三株老桩,其他的带的时间不是很长,火祭是刚入的苗。若歌诗让我觉得中文特别强大,即便是音译也可以辣么诗情画意,但是它本身我觉得跟诗歌木有关系,它更像糖豆。
  来,看看我家的龙龙们。

  关于那盆十字星锦,你们可能会说图片里木有哇,其实就是红的最嚣张的那盆,红的我都忘了它原来是盆锦。来个近照

  前几天看到联萌里招稿子,我于是乎就去翻以前的肉照,结果就看到了它刚回家挂着锦的样子,我一拍大腿,额滴神,锦呢?其实,还是青涩的,挂着锦的它比较有内涵。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腮红涂多了。
  还有那只背了十好几吊钱的鸭子,现在估计被压得要累死了。但是我不太想整理换盆,很享受这种放肆的,张牙舞爪的生长,修剪和分盆反而会限制它原有的姿态。


  这一张黄金花月的图,上面还有个马蜂窝,你说奇葩吧?

  青锁龙家的东西就是这么的独树一帜。不知道为什么,青锁龙在我的概念里是多肉中的男生,就像我偏执的认为风车草和厚叶草是女生,而石莲花则是贵妇的那种感觉。总之,拥有八子的我,目前在寻觅第九子,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推荐?
  玉上你,是种幸福——玉露,玉扇
  大概半年前读了一篇关于星座的帖子,讲的的是十二星座适合养的植物,摩羯座居然是玉露。看到时暗喜,那时养肉也有半年了,对玉露情有独钟,喜欢的程度不输熊童子和圣园。玉露的冰清玉洁和温润,看了让人宁静。但我一直觉得自己八字与十二卷属的东西不和,因为我养的几盆十二卷,总是难以呈现网上那些美肉的效果。很羡慕那些明亮的窗,饱满晶莹的肉体。上网做了很多功课,比如逐一的换深盆来配合它们粗壮的萝卜根,忌强光给散光,效果也都不是很理想,唯一值得一提的是焖养。我是用塑料罐子扣在花盆上,因为并不是完全密封的状态,所以肉肉还是可以透气的,如果不放心,可以晚上打开透气。这种方法可营造十二卷喜欢的高湿度环境,焖养一周就能明显见到效果,果真饱满了很多。有一阵子我的玉露都成紫红色了,干瘪的要命,那时养在窗台,估计是通风不够,焖养了一段时日后,算是起死回生了。上几个十二卷的对比图。想要养好十二卷,要做的功课还很多,有种任重而道远的赶脚。


  其实大部分肉友都喜欢看图,尤其是对比图,对于文字的咀嚼不是太喜欢,那么下面放一些图,大家注意那盆开了挂的自持,真的是同一盆,不同时期的状态哦。

子持白莲


星美人


紫罗兰女王和魅惑


新玉缀


锦晃星


花月夜、吉娃娃


霜之朝

玉蝶和拳头

珊瑚珠

圣园


部分初期多肉的合影

小包子的多肉花园

THE END


  P.S.我本来是非常喜欢码字的一个人,很想着墨于护养经验的分享,但无奈大部分肉友还是喜欢欣赏图的。萌主会选用我的文章吗?如果选中了,会激励我继续写下去。另,萌主,你家呆黑还咬肉嘛?(联萌大叔语:呆黑跟她的爱哥哥跑了,结果就是前端时间我家多肉又被鸟啄了,只能又祭上风车大法。)
★微信搜索公众号 木果多肉屋,即可关注联萌订阅号,更多互动,更多精彩★。